初心不变

大概存文。原耽。人物性格有原型,也可能没有原型。狗血爽文爱好者,应该是个攻控。很啰嗦,看到请借过。

阿星也想做个普通人吗?

要是他还活着

梗 掺杂鲜血的吻

BE……
流血预警……

————————————————————————

榊无力地捂住胸口,目光涣散,但始终望着一个方向。他的心之归属。

“已经没办法保护他了。”榊绝望,因心中哀恸口中不禁吐出鲜血,鲜血从他的嘴沿着他好看的下巴,修长的脖颈一直蔓延到心口处,像在心口开了一朵妖冶的花。

“从小到大始终陪在他的身边的人是我,也一直相信陪伴他到最后也会是我。”榊的眼睛一直打颤,想要闭合却不愿闭合。

榊在脑内回想着他过去十几年的日子,不似当年在战场上的荡气回肠,相反,悠闲舒适的日子渐渐腐蚀了他的心智。厌倦了厮杀的榊在那个人的身边找到了安宁。为了这份安宁他宁愿献出他的头颅。

他最终失去了头颅,为这份偷来的幸福付出了代价。

远处传来马蹄声,单枪匹马。

马蹄踏在地板的“嗒嗒”声和着少年的哭腔。

“有谁在呼唤我。”榊努力睁开已经闭上的眼睛,嘴角荡漾起弧度。

“他……来了。平安无事。”榊用他失去神采的眼睛注视着渐近的身影,数着他的步子,心疼他为自己流的眼泪。

拉翼王子特别爱哭。十几年不变的习惯有一大部分的责任自己要承担啊。

榊又吐了几口鲜血,脸色越发苍白。

拉翼王子加快挥鞭的速度,从马背上翻身跳下,跌跌撞撞地跑到榊的面前。

“榊!”

榊露出一贯的微笑,想开口说话,不料只能用沙哑的声音呼唤拉翼的名字。

拉翼拼命按住榊的胸口,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湿润了榊衣服上已经干涸的血渍。

“榊,你会没事的。会没事的。”拉翼王子用拿出临行前侍卫给他的药,抖着手往榊的伤口上抹。

“王……王子”榊弯了弯嘴角,用他余下不多的力气抓住了拉翼颤抖的手,“没有的。”

拉翼不信他,割下自己的衣服。

榊拗不过他,便由他去了。

榊看着拉翼被眼泪和自己的血渍弄得脏兮兮的脸,下了很大的决心,喊了声拉翼,拉翼王子习惯性抬头,榊顺势低头含住他的嘴巴,舌头在拉翼微张的嘴巴探索,拉翼口内每一寸地方都染上了榊鲜血的味道。

甜腻。

拉翼泪眼汪汪无措地看着榊,不知道榊为何这样吻他。口中的腥味也不令人讨厌,反而甜甜的,甜到发苦,发涩。

榊抱着拉翼,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拉翼,我爱你。”

这是榊第一次向拉翼敞开心扉,也是最后一次了。

“神啊,请原谅我这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任性吧。”

————————————————————————


真的不吃腹黑侍卫攻笨蛋王子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