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变

大概存文。原耽。人物性格有原型,也可能没有原型。狗血爽文爱好者,应该是个攻控。很啰嗦,看到请借过。

瞳の中で 一番のあいさつの人

现在就只心疼莫雨了。

今天热搜女朋友因男朋友让别的女人坐副驾驶吵着分手下的一条评论。其实是记梗。他他他里面也有相似桥段呢,不过小攻很苏情商也很高嘻嘻!

所以说什么时候给答案?

有生之年了😢

对不起我已经没有鸡血写下一章了(捂脸哭)只能说说我的梗,我还是希望有这种类似梗的原单or同人(拆逆我家除外的任何一切同人)出现在我眼前!跪求!

娱乐圈背景,受是明星,就混得一般般总是配角也没多少流量那种。攻是有足够金钱包养受的社会精英,不做危害社会的事情的正常工作者。两个人是朋友,攻以为恋人未满,受以为可以两肋插刀的好兄弟那种状态。受突然发迹,就是很幸运那种突然有资源了,因为受本身也很努力演技唱歌人品也不错,性格就大大咧咧可爱小天使那一卦的,长相也帅气,只是成名路上少了点幸运,然后幸运来后他就吸了一大票粉丝。虽然没什么黑点但突然爆红就会被黑嘛,就有黑子造谣该不会是被包养了吧云云,这种事情也不好解释越描越黑工作室那边就叫受按兵不动。然后攻就吃醋了,为被包养这事闹了。不过受除了工作就跟攻在一起了解释一下也通了嘛。攻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包养你吧。受说我把你当兄弟你tm竟然想上我!这是一个弯爱直,直傻逼的故事。关于攻为啥不理智以为受被包养是因为受有一个很温柔精明的上司。受对他很尊敬,而攻是醋王。(怜爱)

好友说我口味奇特别求了于是我自己写了些hin难受了……

我写下一章应该是贤者之石被练出来了给我用

拒绝包养

注意:

虽然是搞笑文然而还没有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第二章 接机


八田在飞机上一个小时也没想出应对伏见的具体方法,一时冲动登了机。现在飞机起飞了,草薙先生一定会骂死他。

虽然是五六点,难保不会有粉丝或是狗仔刚好看到,离开了草薙的信息,他也搞不清有没有早上赶飞机的明星。

八田从三年前的一个十八线小明星混到今天的三线明星已经是很大的幸运了,也因此让他赚了钱,演艺活动支持着他现在的生活。

他站在关外,乐观地一遍一遍安慰自己没事。

他摸着自己的心,虽然是急匆匆来机场,虽然自己什么也没想好,但是他知道,他不后悔。上次伏见连让八田送别的机会都不给。

八田美咲想念伏见猿比古,很想很想,整整三年。

三年前八田和伏见商量着签了娱乐公司,同时进了Homra工作室,两人是跑了几个龙套,也翻唱了几首当时的流行歌曲,不过那个时候两人都没有火起来。

就这样碌碌无为差点被雪藏的时候伏见离开了,八田隐约知道有些事情伏见瞒着自己,草薙哥似乎也知道些什么,因为八田每次不经意提起伏见离开草薙都强行岔开话题,八田再粗神经也渐渐感受到了。八田宁愿伏见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他,即使答案并不是他中所想,哪怕伏见讨厌自己,讨厌这种生活了,也比一个人莫名其妙地离开强。

八田知道自己没什么立场埋冤伏见,但还是感到很委屈,夜深人静之时,看着上铺空荡荡的,他才明白了一种叫被抛弃的感觉。

伏见回来了。

航班表上标示着从纽约到东京的班次已经到达,轰隆隆的声音差点把八田的耳朵震聋,八田觉得今天的自己异常脆弱。他站起身,整理自己的衣着。他压低帽子,将长长的围巾拢到鼻子,只剩下一双大大的眼睛,由于一晚没睡,此时已经有点发青,但还是炯炯有神,认真地盯着来往的人。

他害怕三年过后自己已经认不得伏见了。三年自己都变了好多,伏见在外国一个人生活,想想怎能可能会一成不变,或许,已经变成高大的肌肉男,或许变成了一个大胖子。八田捏捏手,嘿,他可不能认错他。

已经有人陆续地出来了,有亚洲人也有欧美人,八田一个一个数着,他感觉自己或许是个脸盲,数人就跟数羊似的,头越来越晕。

“请……请问!”一个紧张又激动的女声从八天背后传来,八田往声音看去,眼前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红着脸仰着头盯着八田的眼睛。八田很疑惑,他应该没挡着路吧?

“请问是八田美咲先生吗?”女生看见八田的背影就觉得熟悉,壮着胆子搭讪,对方转身用着他特有的干净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果然是八田美咲!她本来抱怨突然而来的出差,但能看见自己的idol简直不能更美妙了,这样的加班请给我多点!

八田一脸疑惑,他是没想到自己围成粽子还能被认出来。

女生很热情,她看见八田眼神的疑惑,马上交代了身份。八田知道对方自己的粉丝又害羞了,这也不怪他,他平时很少跟女孩子接触,就算是出席活动也是站在台上,平时被接机粉丝也站得远远的,素质很好,一点逾越的事情都没有做。这还是第一次他跟女粉丝面对面讲话,他脸红得像苹果。八田本来想着戴着围巾跟粉丝讲话挺不礼貌的,但为了隐藏自己的害羞,八田还是没有把围巾取下来。幸好那个女生也没有介意,还跟八田合了照很开心地登机去了。

挥手目送她离开,八田轻轻地叹了口气。拢了拢围巾,一转头就撞到一个人。

八田自知理亏,不停地道歉,然而对方无动于衷一声不吭地站着,八田担心自己难道是冲撞了大佬?一抬头,嘿,伏见猿比古!

伏见臭着脸居高临下看着八田,丝毫不介意两个人暧昧的距离。八田也看着伏见,如他所想伏见真的长高了,高出他半个头的感觉,五官也长开了,身体好像也变强壮了,总之,好……好像是变帅气了。一个社会精英的形象,霸道总裁似的审视着自己,不就是撞了他一下吗?搞得自己欠他一屁股债一样,黑着脸。

吐槽归吐槽,八田还是出于自己长他几个月的兄长之情向伏见露出他的招牌笑容,“哟,欢迎回来!”八田没有意识到他正带着围巾,伏见看不见他的笑容,脸他的话伏见听着也闷闷的。

伏见并听了八田的示好并没有撤下他的黑脸,放开八田转头就走。八田这下傻了。这伏见怎么了,又要出国?

八田顾不得在酒店的好言壮志了,他健步追上伏见,扯着他的袖口,也不管这是不是公共场所,大嗓门地喊了伏见的名字,机场的大部分人都转过来瞟了他们一眼。八田有点窘迫,小声地问伏见去哪。

伏见的脸简直比翻书还快,黑脸不见了,还难得的露出了笑容,一个字一个字顿着说,“拿,行,李。”八田知道他被耍了,这下该八田黑脸了,他又不想理伏见了。

八田坐在椅子上等伏见,刷着他的推特,看到了刚才那个女粉丝和他的合照,他很感激他的粉丝,所以总是适量转发些提及,来表示他还活着,他实在不太喜欢电子产品。

伏见腿长走得很快,托运的行李运输效率也高,伏见不过十分钟又重新站到八田面前。八田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伏见的黑皮鞋出现在八田的视角,和他的鞋头相抵,伏见把行李放置在一边,自己蹲下身子,冰凉的手捧着八田的脸,轻轻开口,“美咲,我回来了。”八田抬头与他对视,看着他笑意渐浓,过去的都过去了不是吗,搂着伏见的脖子,回应他“嗯,猿比古。”八田差点落了他的男儿泪。伏见的手直接搂着八田的腰,两人抱了好一会,八田突然害羞了,伸回手,拆下自己的围巾,给伏见围上,伏见整个人都冷冰冰的,八田真怕他冻坏了。“不应该啊,除了出口这里冷些,一路上都是暖气啊。”

那是因为我看了你和那个女生全程。当然伏见心里的话从来只自动转化成一个啧字。八田看他不怎么开心,心里猜出了点,连忙向他解释,“那是我一个粉丝,嘿嘿,我现在也有粉丝了,你看我的推特粉丝数。”说这调出了推特,给伏见看他的五十万粉丝。伏见嗯了一声,虽然伏见态度冷淡没什么起伏,但八田还是很开心,伏见这回是高兴了。

“我叫了车,我们直接回家,我做饭。早饭还是老样子行吗?”八田想着家里还是有些东西的,足以应对早餐,中午饭就请猿比古吃大餐当接风了,八田还在打算中午去哪个饭店,伏见的话打断了他的美好蓝图,“我司机来接我。”八田很尴尬,特别尴尬。捏了捏自己的手,“哦、哦,好,对,刚回国应该是先回你家的。嗯,那我自己坐车回去。对了,你家司机到了吗,我等你先走再走。”说着他又对伏见露出微笑。

伏见觉得八田的微笑感觉很刺眼,皱紧眉头,“我是说,我司机来接我,但没说我要回伏见家,我在外租了公寓,我回那个家。你的早餐,午餐,以及晚餐别忘了。还有把你那个司机退了吧。”

八田听了还是有些失落,打电话取消了预定,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会儿Homra地招牌。他突然抬起头“不对,那我怎么回去,还有,我才没有答应你的晚餐!”

于是伏见又露出他的笑容“没事,很近的。”

八田:嗯????

直到伏见和八田一起站在自家公寓面前,他才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伏见一直耍着自己。来人啊,把我他娘的意大利炮拿上来,今天早上吃意大利面。


拒绝包养

注意:

中篇 预计十五章内写完
cp猿美
搞笑文搞笑文搞笑文





第一章 他的信息


八田美咲反复下滑刷新着信息界面,迫切地想要得到一个解释。

什么意思呢,真的搞不懂他。从他突然出国那刻开始,八田美咲恍然意识到或许他从来也没有了解过他那位好友的心思。

八田正在外地拍一支广告,拍摄进行得很顺利,八田为了这次的拍摄没少吃苦,回到下榻的酒店已经累得丢了半魂,倒床就呼呼大睡,不醒人事。要不是事务所的那位大人将他的一切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连酒店都给他订安全系数最高的,八田这个状态被入室抢劫都不带让人可怜的。

酒店的暖气对于八田美咲这种火炉体质倒有点不舒服,不耐烦地撩起了身上的衣服,露出腹肌,到底是跟普通的小鲜肉不太一样,少年年轻的肉体充满诱惑。不过再怎么色气的身材也被这小孩儿的睡姿给打败了。

八田在睡梦中隐约听到了消息提醒的声音,他醒了又好像没醒,这是在梦中才能听到的声音,一位旧友给他设的信息提示音,用的是他自己淡漠的嗓音轻轻念出的“misaki”三个字。

八田不舍得醒来。他想在这温柔乡里多温存一会儿,享受他们的年少。

声音只出现了一次,之后是可怖的静谧,这家酒店虽然在市中心,但酒店的隔音设施乃是世界一流,八田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有点寂寞。

暖气的温度还是太高了,八田醒了也热得睡不下去了。把暖气调低,八田开了电视转到体育频道,电视上正播放着在地球另一边的滑板比赛,他倒是很久没玩滑板了,所以昨天才差点要了他的命。要是他当年,是没想过有一天会放弃滑板的。

八田拿起手机,手机自动唤醒了屏幕,屏幕的提示让他觉得他还在梦中。

他有点嘲笑自己,对方不理自己自己还要贴上去真的很难看了。

比赛很激烈而八田也没有什么兴致再看下去了,他盯着手机屏幕,看着他昔日好友发来的语音短信,很短,三秒钟。屏幕熄灭了,八田就重新唤醒,一直看着那个名字发呆,他竟没有勇气听他说话。

伏见猿比古。

三年了,他的声音变了吗?

八田想着这消息还是得看的。他走到浴室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水珠从眼角沿着他的脸颊落到地上的地毯,眼睛红红的,像哭了一样,八田暗骂自己真没用。

他手抛着手机扑向床,抄起一个枕头抱在胸前,向右滑动消息开了锁。电视里的欢呼声还未停止,在这鸦雀无声的房间里显得特别大声。八田把手机仅仅贴在自己的耳边,话筒里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依旧冷淡,但少了些感情:“明早6点我回国。”

八田是屏住呼吸听着这条信息的。他一开始是不敢听的,而现在他插上耳机反反复复听着。

他听得魔怔了,本来智商被嘲笑的他更听不懂旧友的意思了。

该不会是发错人了?

八田很快就否决自己的想法,电话那头声音一点都不含糊,肯定不是像自己睡迷糊了发的信息。

八田又反复戳着信息,一遍遍地听着声音。搞不懂啊搞不懂。

他懊恼地将手机甩到一边,搔着他蓬松的橘发,抱着他的枕头在kingsize的床上打滚。他睡不着了,很气愤,心想,你伏见猿比古为什么早不发晚不发偏偏选在深更半夜人人都睡了的时候发信息给我,我睡死了看不到怎么办,以为人人都像你是个吸血鬼吗!

等等,八田突然灵光一闪!对,如果看不到这条消息,那这条消息就没有意义,6点这个时间可真早啊,他这是干什么?

既然不想让我看到消息那为什么发?八田太难受了,伏见这是遭受了什么,被外星人抓去改造了脑子了吗?

八田刷新着信息,琢磨着你伏见猿比古既然不跟我解释清楚还扰我清梦,明天就去首都机场逮你!哼,本大爷早就看你小子不爽了!

现在才凌晨三点过一刻,天助八田,此时还有一班四点左右的飞机直达首都机场,一个小时绰绰有余,他想,这下可以算账了。

有意思吗?有意思

注意:

王者荣耀疯魔产物
cp是张良X诸葛亮(与历史无关)
有私设
cp是我的,OOC也是我的
本质拉郎,不喜勿喷,你好我好大家好



这是诸葛亮第三次正面杠上张良了,他觉得没劲透顶。再死自己有可能就要被队友举报恶意送人头了。

第一次遇上张良诸葛亮一点都不虚!心想我一个法师加团控加收割说什么也能把你个辅助干翻在地。

然而现实给了他一巴掌!

诸葛亮习惯一个人走上单,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确有其事,他一直觉得上路的草丛对自己更不利。但为什么他偏偏走上路呢?倒不是他自命不凡,而是他总是挑别人剩下的,好巧不巧,队友总是给他留了上路。

诸葛亮在心里骂了队友无数遍,然而嘴上还是念着他的名台词"天下如棋,一步三算。"同时手里把玩着他酷炫的激光羽扇。

小兵?哼,算什么?一招贴脸打,再补几刀,完事。然而在诸葛亮打死第一波小兵的时候对方守塔的一个都没出现,这就很奇怪了。中路一个,下路两个,看了对面刘备带的技能,惩击,打野妥妥的,少了一个,挂机?

诸葛亮心里疑惑,手上动作愈发快速,还是快点攻塔要紧。

然而就在诸葛亮跟着自家小兵还没走到对方防御塔跟前,草丛中突然钻出了一个白毛大汉。

乖乖,这人不是卡了就是有病,看着敌军把自家的小兵打死了还不算什么,关键是敌军已经攻到自家的防御塔下了才现身偷袭,不是傻就是心思缜密。

诸葛亮二招已经发育了,他估摸着现在自己逃回防御塔是没什么难度,而且,按照自己的记忆,这个莫名其妙的白毛大汉应该是张良。

呵,同是法师的诸葛亮能怕他?诸葛亮不跑了,他打算直接打死站在自己背后的张良先生。

虽然是背后,但也超过了一招的使用范围,诸葛亮只好使用二招瞬移一段距离靠近张良。张良笑了笑,用稍快于诸葛亮的速度躲进了草丛,诸葛亮这下没办法了,谁叫对方跑得快呢,不能将其打死固然可惜,但是,哼哼,下一次他就跑不掉了。

遗憾的是,诸葛亮没有等到下次得的反杀。

张良躲在草丛里隐蔽,固然,此非君子所为,但是考虑到对手是诸葛亮,不用点小计谋怕是不能置之死地。张良眯眼,嘴角一勾,虽然你诸葛亮神机妙算,也逃不过我张良。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如张良的设想,诸葛亮在转身的一瞬间,张良一招随即发出,一道金光闪闪的言灵壁垒把诸葛亮挡在回塔的半路上,一卡就是半血。

张良翻了页书,托了托架在自己鼻梁上的半边眼镜,轻轻地开口,仿佛不在这个正处于厮杀的战场上,而是在和平的橄榄树下,在温和的太阳底下静静看书的青年,"还要逃吗?"

诸葛亮听着张良温柔的嗓音,一瞬间的春风拂过被接下来的恶寒占据。说实话他宁愿对上的是肉盾都不愿遇上这种眯眯眼,虽然对方此时的眼睛正紧紧盯着自己,审视自己,就好像能看透自己的想法一样,令人不爽。

诸葛亮不输人自然也不输阵,他早已正面对着张良,张良盯着他,他反瞪回去。诸葛亮头微微一扬,笑着挑衅,"谁逃了,不是你先逃的吗?我今儿非但不逃,还非把你打败不可!"

张良听了,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很有意思。"哦?那料事如神的诸葛先生可是算到今日你会赢,我,会输?"说着倒退了一步。

诸葛亮转着手中的羽扇,杀意漫上他的眼,"当然!"话音刚落,诸葛亮便瞬移到张良面前,由于张良飘着,高出诸葛亮好大一截,可,这正和诸葛亮心意,贴脸和贴身一点差别也没有。

诸葛亮欲往前一步,没想到前头又被金光挡住加上言灵,诸葛亮的动作有些迟缓。一招发出了,但只有一股打到张良,而且伤害极低。对方的铭文绝对顶级了。诸葛亮直觉坏了,这下不得不逃,否则这人头他保不住。

诸葛亮逃的本事还是有的,只要不在对方穷追不舍的情况下逃掉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情。谁知一个瞬移又到了对方的陷阱中,四周的金光笼罩着诸葛亮,他的脚步又被拖着了,好不容易逃出怪圈,又被该死的金光墙挡住去路。

得,死了。

死之前他还不忘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张良吼了一句,"有意思吗,你?"

"有啊。"张良依旧笑嘻嘻地,不过此时他却是不看诸葛亮了,他正看着发着金光的书,让人觉得,有意思的是书,而不是这种步步为营的杀人方式了。

诸葛亮气绝。

诸葛亮不知道的是,在他用那段十几秒复活时间里骂遍张良全身上下的时候,张良难得蹲下身子,端详着诸葛亮的尸体,不时还戳了戳,嘴里嘀咕着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话语。估算着诸葛亮复活的时间,到中路打辅助去了。

诸葛亮依旧打着上路,依旧是一个人,不过倒是没有再遇见张良。诸葛亮心中又气又喜。气的自然是不能报仇,喜的却是再也不用看见那个险恶的白毛张良了!谁知道他会用什么阴招。

诸葛亮本来就是团控那一卦的,自己打比较吃力,但还是收了几个人头,毁了几座塔,这能决定他后来的发育,诸葛亮很满意今天的状态,嗯,对于自己的唯一一个人头被张良拿走,诸葛亮直接推锅给张良。

诸葛亮知道自己必然再会和张良对上,不过这第二次倒是比自己料想得晚了点。

张良依旧是笑着,身上一点血腥味也没有,站在三个人的背后,依旧看着他的书,诸葛亮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大佬",用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打到现在而且不掉人头,助攻多,人头拿得也不少,不是大神诸葛亮也不信。

装备,技术,智商,他张良一样也不缺。

而诸葛亮自然也是。

诸葛亮突然有点可惜张良不是自己这边的人了。

可惜归可惜,敌人还是得杀的。团战进行得激烈,两方都死了一个,势均力敌,不同的是,诸葛亮他们没有辅助,即使高输出多,对方庄周三招一开,这边的人全部变慢,暴击还在但是打不倒,诸葛亮不知不觉已经半血了,敌方孙尚香大小姐还往自己这开了一枪一炮一雷,伤害个个暴击,自己这边的肉还坑队友跑了,血条撑不住,但二招三个机会能跑,CD一满就跑,对方也没有追上来的意思,看来是去打主宰了。

诸葛亮也不敢懈怠,能躲就躲!平白送人头是傻逼才做的的事情。

可他不想送,却挡不住有人想取。在这战场上,只要是敌人的头颅谁不想要呢?诸葛亮连用了三次瞬移,还没有到自家的高地防御塔便死了,扇子抛到一米外,死之前又是一道金光,这次不同,是张良的第三招,不是奸计,而是张良另超近道,翻着页数诸葛亮二招使用次数,等诸葛亮只能跑了的时候,一举拿下,死之前还被破慢动作死亡真是一件很不好的体验。诸葛亮很气愤,但也实在无可奈何,这边已经团灭,不得不说这次的对手很是强悍,诸葛亮心里服气,但口头上却不饶人,不过这次他没能把“遗言”说出口就咽了气。死相有点难看。

诸葛亮在泉水里摸了摸鼻子,好面子的他很是窘迫,这下他有半分钟的复活时间,他的灵魂观战去了,不出他所料一群人正在光明正大地打着主宰也不怕人偷。可不嘛,最快的还有十秒才复活,能不百无禁忌吗?

可他并没有看到张良在其中,因为自己死了,也看不到敌人是否在周围,很明显张良不在防御塔下。诸葛亮灵魂继续飘着,飘到了对方的水晶,本来是火红的水晶竟然透露出金光。想也不用想是谁在那了。

这是在挂机?诸葛亮看着张良,距离上一次近距离看他这张脸已经是十分钟之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也只是一眼,自己就被那奇奇怪怪的金墙挡住攻势,而他凭借着脚力已经退到了诸葛亮法力不可及的距离之外,笑眯眯地俯视着自己,这种感觉很是令人难受。这会儿,张良倒是不飘着了,靠在水晶旁,一直打开着的书被他骨节分明的手盖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别人打开窥探。诸葛亮站着俯视他倒有点变扭了,他抚着自己的衣服蹲在张良的面前,看着他的脸庞入了神。不同于自己清爽的发型,张良的白发长且密,把他 脸包的严严实实的,右眼的眼镜挡在右眼前,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他这是右眼近视吗,怎么看书的啊?不厚不薄的嘴唇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他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发出真的是锦上添花。鼻翼微微煽动着,就这么几秒钟也能睡得下,而且实在如此血腥的战场上,虽说着块地方还未被战争染指。诸葛亮看着他有点脸红,明明自己长得也是风度翩翩,但面前的人,一言一行,都在向人昭示着他的优雅,他的美。诸葛亮的眼光停留在张良的睫毛上,长长的睫毛微翘,不同于他的头发,睫毛和隐藏在刘海下的眉毛都是浓密的黑,给人一种很有精神的印象。此时他的睫毛微颤,像小扇子一样,打开了。

张良顿时不解,但也很快恢复清明,笑道,“你该复活了哦。”

诸葛亮才意识到对方已经醒了而且已经醒了有一段时间了,嫣红爬上了他的耳根,而他的灵魂也自动被吸回了泉水,算是解决了他的尴尬。

为什么自己就像看上了小娘子般地盯着张良那个混蛋入了迷。真是流年不利!

此时的张良依旧在泉水,他一直没有挂机,而是没兴趣也没必要打,让自己的休息一下不是很好?他一直醒着,即使水晶没有纷扰,但还是必须时刻警惕,闭目为了养神更是为了理清楚点事情。他张良要说有什么东西不清楚,那大概是女孩子,但这次他不得不承认,有件事情他也搞不清楚了。而现在他疑惑的事情又增加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打开书,有意思。

战争又持续了二十分钟,除了张良其他主力都有点精疲力尽的意思,尤其是蓝方扛把子诸葛亮,在这二十分钟内为了雪耻,可一个人头都不敢让,抢别人的靠自己打来的更是客观,不过就是没有拿到张良的人头让他有点失望。怎么就倒不是他没能力,而是真抢不到。他们两个人最近的距离是两座防御塔,诸葛亮曾经有一次想硬肛,他张良不为所动,两旁就出现了一肉一输出,把诸葛亮砍到三分之一的血,诸葛亮无奈,跑回泉水,看着自己绿色的血条两格两格地回满很是郁闷。

怎么就怼不死他呢?

诸葛亮的羽扇炫酷地分解再重合回到自己手上,顺手挥手一扇,即使是最远的小兵也会被秒杀,这伤害已经上千。

诸葛亮得马上回城,否则水晶迟早得报废!泉水那里还有两个人在复活,两个人死扛,而对面可是四个团,大小龙,超级兵。回去,能不能赢看命,不回去,撑不过十秒这次就得跪。

然而在回城CD的最后关头,诸葛亮被一条金线圈住,回城被打断,诸葛亮一看这金色就知道来人,已经知道这次回城无望,已经无力回天,那还不如报仇雪恨,干他娘的一炮!

诸葛亮瞬移靠近张良,这次他们两人的距离约莫半米。诸葛亮猜想对方会在自己下一步移动的时候再开一次圈,所以诸葛亮干脆放弃瞬移,直接发起远程进攻。

诸葛亮料到对方的战略,但他没有想到张良虽然血条没他厚,但是法抗逆天。以前能打出近千伤害的基础攻击对张良也只是掉折半的血,而张良的金圈一开,加上他的墙,足足让诸葛亮这个血条有法抗有的全场最佳血掉到一半。不能如料想中秒杀张良这就足以让诸葛亮乱了方寸,他自诩完事运筹帷幄之中,但很明显与张良的相遇输给张良并没有在他的棋局中。

这让他受挫,但也让他意外地认识到人外有人。

在后来的几秒内两人厮杀了一番,诸葛亮不用计谋也在自己剩下半血的时候反将张良了一军。虽然被打得伤痕累累,张良依旧温柔得笑着,而诸葛亮也沉迷与杀伐的痛快,他是很久没遇上这样的对手了。团战让他善于用脑,三招锁定抢个人头让他很久很久没有像现在这般打得痛快!哈,两个法师斗法,要说以前诸葛亮肯定认为没意思,只知道躲躲闪闪的。

而眼前这位真是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张良一个金光圈又把诸葛亮圈住了,诸葛亮也不打算逃了,就这样被他圈着。

张良盖上他的魔法书,飘着的脚着地,一步步地走向诸葛亮,和他一起站在圈子里。高出诸葛亮半个头的他微微低头笑着,轻声问诸葛亮,“诸葛先生,有意思吗?”

诸葛亮一愣,看着自己血越来越少,痛快地给了张良一拳,“太他妈有意思了!”

两人突然笑了起来。这还是诸葛亮第一次看见张良笑出声音。

真好看!

水晶崩裂,于是这场战争也拉下了帷幕。

诸葛亮从此认识了张良。

而他们以后再也没有对立过。

真是可喜可贺。



END




阿星也想做个普通人吗?

要是他还活着